樂文小說網 www.dwsicz.tw,最快更新大周王侯最新章節!

    前營騎兵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但撤退談何容易。后面的依舊往上沖,前面的想退退不回來,一時間在山坡上造成大混亂。好不容易所有兵馬都撥轉馬頭往緩坡下邊撤離時,又有數千兵馬被上方敵人射殺。

    看到對方撤退的情形,山嶺上方號令連聲,部落騎兵們紛紛上馬。幾名部落酋長早已做好了對方撤退后的準備,那便是乘機猛沖猛打,沖擊對方陣型,給對方更大的殺傷。

    無數只火把被點燃,吶喊聲震天而起。部落騎兵嚎叫著從山嶺通道猛沖下來,手中弓箭嗡嗡作響,射出如蝗箭雨,對著下方慌忙撤退的南軍騎兵一頓窮追猛打。南軍兵馬此刻只有拼命逃離坡地一途,這種情形下他們是根本不可能再調轉馬頭迎戰的。從牛王嶺往下不過兩里多長的緩坡,戰馬馳行也不過盞茶時間而已,但這短短的盞茶時間對前營騎兵而言就好像一輩子那么的漫長。很多人確實在這里走完了他一輩子的旅程,被部落騎兵兇狠的追擊所射殺。

    不過部落騎兵顯然是殺紅了眼,不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他們追到了緩坡之下還不肯罷手依舊窮追不舍,突然從斜刺里的黑暗中沖出了一只騎兵,硬生生的將追擊的部落騎兵的陣型切成了兩端。追擊在最前方的五千多部落騎兵像切蛋糕一般被切了出去,這支騎兵的出現也讓戰斗從弓箭追殺的模式變成了近身搏殺的模式。

    倉皇逃竄的前營騎兵一部也回過神來,他們斜刺里轉向,調轉馬頭殺向坡下戰場。這么一來,被切割的三千部落騎兵立刻陷入了南軍的重圍之中。即便他們馬快,卻也無法在此刻從夾縫中逃離,很快便陷入了南軍騎兵的肉搏圍剿之中。

    后方數萬部落兵馬見勢不妙,果斷的做出了舍棄救援的決定,即刻往坡上撤去。此刻若是有絲毫猶豫,便會被對方糾纏住,那反而會付出更大的代價。不到半個時辰,被困的三千部落騎兵盡數被殲滅,無一逃脫。

    直到此時,指揮作戰的韓德遂才長松了一口氣。在他的指揮下,終于沒讓局面崩潰。雖然己方在戰斗中死傷兵馬已經超過九千人,但最終還是找回了些許顏面,反殺了對方三千兵馬。三比一的戰損比雖然讓人難以接受,但在目前的局面下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如果要是自己不來制止韓宗昌的愚蠢行為,一味的往山嶺上沖鋒的話,五萬前營兵馬也不知能活著回來多少。如果自己不讓自己的三萬兵馬在側面等待時機切割戰場,對方怕是要攆著前營騎兵再追出數里地,己方還要死傷更多的兵馬。

    此刻,最危險的撤退階段的難關已經度過,兵馬終于可以休整喘息,穩住陣腳了。

    其實,此刻最為明智的作法是吃個啞巴虧撤兵回營,但韓德遂當然不能忍下吃這個大虧。特別是自己的兒子闖下的這個大禍,他必須要為他善后。若是以前倒也罷了,韓宗昌可是自己唯一的兒子了,若是不做補救,事后必要以軍法.論處,那宗昌便要腦袋搬家。韓德遂不能讓自己唯一的兒子

    死,要救兒子的命,他便要替兒子將功補過。所以,辦法只有一個,今晚徹底的殲滅敵人,打一場翻身仗,則戰后論賞罰,韓宗昌的行為便可被看做是打響了破敵的第一戰。饒他性命便也不會讓人心中不服了。

    簡單來說,既要明軍法,又要保全兒子的性命,便要將這個糟糕的開頭變成一個完美的結果。才能兩全其美。

    從一開始,韓德遂便其實想好了這一點,否則他也不會同意韓章的全面出擊則建議了。韓章還是個知趣之人的,他想必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提出建議來,也省的韓德遂尷尬。區別便是,若是要這么干的話,己方要付出更多普通士兵的傷亡罷了。但為了韓宗昌能活命,多死一些人也是沒辦法的事。

    “給我推上攻城器械。投石車,云霄車給我拉上來。將這山嶺當成城池來攻。把他們趕下山嶺去。”韓德遂大聲下令道。

    這雖然是個笨辦法,但卻不失為此刻攻上山嶺的最可行的辦法。對方既然挖掘了陷坑,騎兵沖鋒死傷巨大。據退下來的騎兵們說,那些陷坑既深又寬,而且不止一道陷坑,恐有三五道之多。整體牛王嶺南北長數里,陷坑的長度應該也有數里。就算上萬兵馬的血肉之軀也未必能填滿。任何一個正常將官也都不會明知有深壕寬溝的陷阱還要死命往上沖的,就好像沒有人在攻城時會用己方兵馬的血肉去填塞護城河或者護城壕溝一般。當然,韓宗昌這個傻子除外。

    韓德遂的想法是,對方無非是以牛王嶺的地利作為據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周王侯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大蘋果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蘋果并收藏大周王侯最新章節

澳洲三分彩稳赢计划